GHOSTBEAR

WORDS 第三篇

嘤嘤还是不太知道怎么正确发文章。

啊这篇基本上只有大门。

嘤嘤嘤第一次写文,小学生文笔,难看预警,求大家轻喷。


“未知子。吃了一万元的烤肉还一副不开心的样子。”从烤肉店返回介绍所的路上,神原晶看着低着头走路,默不作声过分安静的徒弟。

说起来之前未知子会被袭击,神原晶把原因归咎在自己身上。都说吃一堑长一智,失去了医师执照的神原晶,应该比任何人都知道那位'黑须院长'小黑会为了达到目的做出什么事情,但自己却又一次陷入了小黑设下的圈套,这次还把自己最心爱的徒弟牵扯了进来。不管那个凶手究竟是否受到小黑的指使,未知子会受伤这件事,和小黑、和他自己都脱不了干系。但未知子回来以后,她就当没发生过似得把这件事忘了,神原晶也没有再问过那段时间她到底去了哪里,师徒两人就这么默契的再也没提起过这件事。

像现在这样看起来有些失落的表情,未知子失踪的那一天,神原晶曾经在她脸上见到过。

“啊咧。那是因为我真的很久没有被夸年轻了啊。晶叔。”闷声走路的未知子又走了几步才缓缓的吐出这句话,语气很是平静。

即使思考过后也只有这样的借口吗?这孩子,是真的不会说谎啊。神原晶叹了口气,“未知...”

“啊,晶叔!鲷鱼烧,借我钱!”原本眼神有些落寞的大门未知子在抬起头看到鲷鱼烧的店铺后,瞬间恢复了平日里的一惊一乍,蹦蹦跳跳的围着神原晶撒娇。

“烤肉也想要,鲷鱼烧也想要,未知子还真是个内心贫乏的人啊。”

优秀的外科医,细腻敏感的心思是必然的特质。他当然知道这傻孩子只是不想让自己的师傅觉得担心、内疚,而他自己,又怎么舍得让她再想起这样的痛苦呢。

你不说,我不问,这就是神原晶对大门未知子最深的爱意了。

“晶~~叔~~~”

“起来!又不是小孩子了。”


神原名医介绍所内

[什么都想要正是你内心贫乏的证据]吗?

大门未知子躺在二楼自己的床上盯着天花板。手边是已经冷掉的鲷鱼烧。

一直都还没有把回来的消息告诉那位好朋友,但要说起来,离开的时候其实也没有。

研修的路有时顺利,有时则是布满荆棘。这些对于大门未知子来说早就已经习惯的事,是被她归在'医生的话,是一定要这么做的吧'这一类里的。

未知子简单地把遇到的人分为两种,医生和医生以外的人。

不做医生的话,完全没有办法理解,也不需要去理解为什么要冒着危险去研修这样的事情吧。

医生需要知道的事情,医生也不该问;普通人不需要知道的事情,与其说是懒得解释,倒不如说是不想给人徒增烦恼。

她是不可能放弃自由的,但竟觉得自己又有些贪恋羁绊起来。

“啊——已经分不清了。”用被子蒙住了头的大门未知子发出了哀嚎。


东帝大学病院

“现在开始,蛭间病院长将进行院长巡诊。”广播播报了院长巡诊的开始。

在大门未知子进入医院门口时,巡诊的人群正往电梯走去。

'大名行列'她一向不感兴趣,吸引了她的注意力是眼前的一对老夫妻。

这两个人不正是昨晚自己烦恼的来源吗?

因为自己多点了些烤肉,就被两位中的老先生说自己“贪得无厌,内心贫乏”

一般来说她才不会在意别人说了什么,但最近未知子的境况,实在是有些听不得这样的话一一就好像被人踩到了小脚趾似的。

想起来他们昨天只点了免费的泡菜吃米饭,穷人在这样的大学病院里,想来是要吃闭门羹了。

大门未知子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这样多管闲事,权当因为老妇人昨天夸了她一句年轻吧。

“给我看看。”大门未知子指了指老妇人手里写着CT的档案袋。

“诶?”

不等老妇人再做反应,伸手取了过来。

大门未知子的眼睛紧紧的盯着手里CT,情况可不妙。

能赶走她脑子里那些烦恼的,想来也只有作为医生的职责了。



病院天台

大门未知子透过手里的杯子看着远处的风景,晃了晃杯中澄清的液体,眼睛里的景色开始扭曲。

与铃音小姐的相遇也是在病院的大厅,自己如果没有多管闲事的帮助她,可能也没有现在的忧虑了吧。

但认真思考了如果重来一次的话。

看到那张焦急的脸,腿还是会不由自主的走向她吧。

 

大门未知子深吸了一口气,又用力的吐掉,就像刚才在手术室里说完那句辛苦了,转过身后一样。

手术难度不大,也在预计的时间内结束了;大门未知子全程都满意着手术室里的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,直到缝合终了,瞥了一眼伏在案上记录着生命体征的麻醉医。

一时之间就晃神到了工作室里伏案写作的那位好朋友身上。

腿脚好像不由自主似得,绕到了患者身旁。

“您辛苦了。”耳朵被温柔的声音吸引,也正对上她澄亮的眼睛。

“辛苦了。”大门未知子克制的吐字,也迅速躲开了她的眼眸。

是为了感受患者的心跳,还是为了那一句您辛苦了。

多待在这个全然失控的手术室里一秒,就要分不清了。


神原名医介绍所内

“诶,晶叔今天真的不给我做晚饭了吗?”大门未知子就差要挂到自己师傅身上了。

神原晶护着自己的碗绕开和年龄完全不符的自己的徒弟。

“想法设法手术却是为了让有外遇的丈夫去参加外面女儿的婚礼,未知子,失败的人给我好好反思。”

“那...那又怎么样,至少我治好了一位病人...”大门未知子越说越小声,就好像心口的苦涩升腾到了喉咙。

虽然自己是在完全不知道实情的时候做出的决定,也完全没想到一位受世人尊敬的村长竟然也会有婚外情。

但自己却愈发怀疑是否真的做错了什么。

 

[喂,我已经回日本了,研修也没有失败哦。]总算还是吃到了晚餐的未知子,躺在自己床上不知道多少次点开了这条信息,显示送达终了已过去一小时了。

但好像不管把手机放在哪儿它都一样安安静静的。

“啊!!!!!”用被子蒙住了头的大门未知子发出了惊动本凯西的哀嚎。

因为自己就是什么都想要的人,所以才会帮助那个“什么都想要的人”做“什么都想要的事”。

正是在一小时之前,大门未知子得出了这样的结论。



评论(3)

热度(23)